规范性文件更要规范

2018-03-17 16:22

  某县粮食部门在出台储备粮管理办法时,规定县粮食部门可进行罚款,但法制办审查发现,上位法中并未规定各级粮食部门有罚款的权力,审查后将该罚款事项取消。去年以来,我省严格规范文件合法性审查,确保规定和法律有效对接。(11月27日《湖北日报》)

  俗称的“红头文件”中,规范性文件占据较大比重,是政府公共决策的主要载体,在公众的印象中也颇具权威性。但是,明曰规范却不规范,乃至朝令夕改、贻笑大方,在现实生活中并不鲜见。

  哪些部门可以制发规范性文件,如何摆脱“自己给自己做法官”的嫌疑,确认哪些文件需要进行审查,怎样的审查程序才是科学合理的,此类问题不只是某一地方、某个部门的疑虑。基于规范性文件的内涵和外延,目前国家没有统一界定,加上各地合法性审查的制度建设尚不健全,未能跟上实践的步伐,很难确保规范性文件不越位、不错位。“复婚不准操办酒席”之类的奇葩规定,都曾引起广泛质疑和吐槽,来去匆匆间折损了政府公信力。

  制定规则就是在矛盾的焦点上“砍一刀”,统筹协调利益关系。规范性文件不规范,有时是政府机关带着地方利益进行“各自解读”,制定出与上位法相抵触的规定;有时是因形势发生了变化,没有及时更正与现实不相符的老一套。结果要么是文件规定与相关法律“掐架”,要么就是过时的规定与现实需求脱节。

  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,公布规范性文件制定主体清单,明确不属于规范性文件的情形,对疑难文件进行甄别性界定,归纳出与上位法规定不符的标准……结合试点地区的这些宝贵经验反躬己身,能为消除困惑提供有益借鉴。

  影响更显著、涉及范围较广、距离群众利益更近,是规范性文件的鲜明特点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这类文件制发的每一步更要讲究规范性、严谨性,必须经得起法律推敲和实践检验。兼顾有法可依和与时俱进两个基本特性的规定性文件,才可能成为贯彻落实良法善策的生动实践,进一步彰显法治政府的为民情怀。反之,拍拍脑袋、自行其是、夹杂私心的决策往往会产生一系列负面效应,甚者还会拖全面深化改革的后腿。

  如今,各地规范性文件的存量普遍较为庞大,一方面要全面清扫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规定,另一方面更加迫切地需要建立科学长效的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机制,提高规范性文件面世的门槛和质量,保障法律体系内部和谐一致,让规范性文件成为落实顶层设计的一柄利剑。(周磊)